一、引言 
  影响研究是比较文学的主类型之一,由法国比较文学学派提出。在法国学派中,较早给出相对完整定义的学者是梵·第根。梵·第根在《比较文学论》中认为“真正的“比较文学”的特质,正如一切历史科学的特质一样,是尽可能多的来源不同的事实采纳在一起,以便充分地把每一个事实加以解释;是扩大认识的基础,以便找到尽可能多的种种结果的原因。总之,‘比较’这两个字应该摆脱了全部美学的涵义,而取得一个科学的涵义的。而那对于用不同的语言文字写的两种或许多种书籍、场面、主题或文章等所有的同点和异点的考察,只是那使我们可以发现一种影响,一种假借,以及其他等等,并因而使我们可以局部地用一个作品解释另一个作品的必然的出发点而已。”由此可以得出结论法国比较文学提倡以事实联系为基础的影响研究。因此法国学派又被称为“影响研究学派”。法国学派提倡影响研究是受实证主义影响,并且他们认为各国文学的发展都不是孤立的,而是相互影响的。1本文将以具体作品为例来对比较文学中的影响研究的价值进行一个概说。 
  二、影响研究举例 
  (一)《源氏物语》与白居易诗歌 
  说到影响研究,就中国文学文化角度来说,最著名的是中国文学对日本文学的影响,例如中国的寒山诗对日本诗人创作的影响;唐朝时日本派遣唐使来中国学习中国文学文化,他们将中国文学带到日本,给日本文学界带来极大影响,日本人开始读唐诗,诗人开始写作唐诗,一些文学家还将唐诗融入自己的文学作品,例如紫式部创作的《源氏物语》其中就引用了许多唐朝诗人的诗作;日本俳句的形成,既有《万叶集》以来的和歌传统,又有着中国六朝文学影响的痕迹。随着六朝文学东传,日本文学家对南朝文人的连句十分喜爱,从而创造了自己的“俳谐之连歌”即俳句。作为与中国一衣带水的国家,日本文学深受中国文学影响。以下将以日本女作家紫式部的《源氏物语》为例来具体阐明中国文学对日本文学的影响。 
  紫式部创作的《源氏物语》受到了白居易的诗歌的影响。《源氏物语》以光源氏祖孙三代的爱情生活为主线,反映了宫廷贵族的生活的各个侧面,揭示了社会矛盾和政治斗争,小说特别对贵族社会的腐朽没落作了细致入微的刻画。小说创作于日本宽弘年间,当时正是我国北宋景德年间。那时的日本经历了与隋唐两朝的频繁交往,汉学兴盛,出现了不少汉学大师。当时日本文人凡谈及汉诗文者,必言称《文选》和《白氏文集》。2紫式部出生于中等贵族家庭,世代书香,自幼随父兄熟读汉学古籍,尤其喜爱白居易的诗文。这也是紫式部创作《源氏物语》多引用白居易诗歌的原因之一。据统计,《源氏物语》中引用中国文学典籍一百八十五处,涉及著作二十余种。其中涉及白居易的诗四十七篇,引用一百零六处3,这说明紫式部有着深厚的中国文学方面的素养。 
  《源氏物语》受白居易诗歌的影响,如在《源氏物语》开篇“话说从前某一朝天皇时代,后宫妃嫔甚多,其中有一更衣,出身并不高贵,却蒙皇上特别宠爱”。4这说的便是桐壶更衣,她遭到众多妃子忌妒,所以心情郁结,生了病。皇上见此便更加爱怜她,于是引起朝中大臣议论“将来难免闯出杨贵妃那样的滔天大祸来呢”。这样作者在作品开始便将桐壶帝与唐玄宗、桐壶更衣与杨贵妃联系到了一起。虽然两个故事发生在不同国家,但题材、情节却十分相似。不久以后后,桐壶更衣生下光源氏后便去世了。桐壶帝伤心欲绝,多日不上朝,每日以泪洗面。“她的音容笑貌,现在成了幻影,却时时仿佛出现在眼前。”这会让人联想起《长恨歌》中的诗句“芙蓉如面柳如色,对此如何不垂泪”。在第二回《帚木》中,式部丞提到他做文章生时,与一位博士门下出入研究学问,式部丞与其一位女儿聊天,其父母知道后便一本正经地提出“听我歌两途”,这句诗出自白居易《秦中吟》十首之一的《议婚》。在第三十五回《柏木》中光源氏有感于熏的出生,随口低吟出白居易的诗“五十八翁方有后,静思堪喜亦堪嗟”(出自白居易《予与微之老而无子发为咏叹著在诗篇今年冬各有一子戏作二什一以相贺一以自嘲》)表达了他心中感慨时光流逝的迟暮之感。在第十二回《须磨》中,思念着紫姬的光源氏在一个风雨之夜,吟出“潇潇暗雨打窗声”(出自白居易《上阳白发人》),表现他失去爱妻的悲凉心境。 
  此外《源氏物语》中也有将白居易的诗进行改造创新,来达到表达上的相似。如第二回《帚木》篇中“壁间灯火微明”是取自白居易《上阳白发人》中的“耿耿残灯背壁影”;再如在第十二回《须磨》中对白居易《八月十五夜禁中独直对月忆元九》一诗是这样引用的“此时一轮明月升上天空。源氏公子想起今天是十五之夜,便有无穷往事涌上心头。遥想清凉殿上,正在饮酒作乐,令人不胜艳羡;南宫北馆定有无数愁人,对月长叹。于是凝望月色,冥想京中情状,不禁吟到‘二千里在故人心’,闻者无不感动流泪”。5这里所引用的原句是“三五夜中新月色,二千里外故人心”。当时白居易独在翰林院中值宿,想念远在江陵的元稹,便咏出这首诗来。谪居须磨的光源氏,怀念京中情景,便借这诗来抒发感慨。在这里作者让原作者与吟咏此句的光源氏调换一下处境,并使之避免落入俗套,其手段之巧妙显示了作者的文采。之后作者又进一步扩大其应用范围。如在《铃虫》中“有月之夜,不论何时,无不令人感慨。就中今宵清光皎洁月色,尤其使人神往世外,百感交集。”光源氏在夜色之中参加六条院的管弦之会,听赏虫鸣和演奏的种种琴筝,忽然想起那么年轻就意外死去的柏木大纳言,于是抒发了这段感慨。他心中暗想,对于此人,“既觉得可厌,又觉得可憎,但他一但死去,有时又很觉身边廖落”,一边思考着,一边深沉地望着月色。作者把怀念远在他乡的友人的心情,改写为对幽显殊途的故人的追忆。
  在《源氏物语》中还有直接提及白居易作品的情况,如《须磨》一回中光源氏打点行装,作者这样写到“装《白氏文集》等的书箱和一张琴,也都带去”。 
  (二)物哀与魏晋玄学 
  大多数学者认为《源氏物语》的主题是物哀。物哀,大概来说,“物”是指客观对象的存在,“哀”则是代表人类所具有的主观情意。当人的主观情意受到外在客观事物的刺激而产生反应,进入主观客观融合的状态,即呈现一种调和的情趣世界,而这里所谓的情趣世界,所包含的范围是相当广泛的,凡是优美、纤细、沉静、观照的观念都可算作其中一端。简而言之,物哀就是感物而生悲哀之情。有学者认为,魏晋玄学继承和发展了老庄思想。日本‘物哀’文学观,是魏晋玄学的延伸和扩大。受到中国古代魏晋玄学影响的日本‘物哀’文学思潮和思维方式的特点,决定了日本人缺乏社会理性,重直感、重细微的文化特征。6 
  三、影响研究的价值 
  通过上述分析,本文将对影响研究的价值进行总结。比较文学把不同民族不同时代的文学现象纳入到自己的研究视野,提高人们对文学的认识和见解,有利于文学自身的发展,促进了中外文化交流,促进了民族间的相互影响,取长补短、扬长避短,共同促进文学创作的发展,而影响研究也为比较文学的意义和价值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首先,比较文学研究发端与法国,法国学派也开创了比较文学的首个研究方法,为比较文学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为其作为一门新兴学科稳固了根基,也为其后其他研究方法的出现开辟了道路。例如在法国学派的影响研究盛行了一段时间后,美国比较文学学者针对影响研究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如韦勒克,他认为比较文学应研究文学自身的美学价值,后进一步发展为提倡平行研究。这拓宽了比较文学的视野,也使文学家与读者对于作品的认识等,如对《源氏物语》和《红楼梦》进行平行研究,把不同时代不同民族的两部作品放在一起比较,加深了人们对于这两部作品的认识,开阔了视野。 
  其次,影响研究可使研究者的研究更具科学性。因为影响研究注重事实联系,使得学者的研究所具有的正确性更高,更能得出正确的结论。影响研究研究者的论点有据可依,有据可依,从而避免了像平行研究可能出现的论点无据可依和论点的牵强性等。例如中国文学文化对《源氏物语》的影响就可有事实依据,例如书中引用白居易诗歌的原句,也提到白居易的《白氏文集》;诗中也有对《史记》、《战国策》、《礼记》和《管子》等的引;也有学者对《源氏物语》所引白居易的《长恨歌》版本分析得出其所引用的是日本平安朝初期、白居易在世时传入日本的金泽文库本系统的版本。 
  再次,具体说来,影响研究可使研究者更了解作家的创作情况和作家的创作意图等。这为研究作者作品开辟了一条新途径。例如通过对《源氏物语》作家所受中国文化文学影响的分析可知作者紫式部提倡佛教无欲之说,作品表现了她在佛教思想影响下的人生观、世界观。 
  最后,影响研究也加深了研究者对各国各民族文化交流的认识,了解了文化交流的重性。各国各民族文化上的交流促进了文学上的交流,各国各民族文学家可以在加深对本国本民族文学文化认识的同时还可取长补短、扬长避短,并有所创新,弥补本民族文学文化的缺陷,使本国本民族文学得到更好的发展。例如,唐朝时日本派遣唐使来中国学习中国文学文化,其中就将中国文学带到日本,给日本文学界带来极大影响,日本人开始读唐诗,诗人开始写作唐诗,也为后来日本俳句的出现奠定了基础,这也是紫式部能够从小读唐诗,学习汉文化的原因。正是因为中日交流,中国文化涌入日本,紫式部才能在创作《源氏物语》时引用许多中国诗歌,甚至其小说的结构布局等方面也受《白氏文集》的影响。 
  影响研究也说明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可闭关锁国,排斥外来先进文化。故步自封只会导致自身停滞不前,没有进步,将永远落在他国之后,反遭他国侵略。当然影响有好有坏,应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才能使国家进步,文化先进,也才能得到他国尊重,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以本文所举例子来说,中国与日本自古关系密切,当今全球化形势下两国应在正视历史和矛盾的基础上,平等进行文化交流,取长补短、扬长避短,促进两国文学与文化的共同进步。 
  注释 
  1法梵·第根.戴望舒译.比较文学论M.北京 商务印书馆,1937. 
  2郑新刚.王朝贵族推崇《白氏文集》现象J.河北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 
  3日丸山清子.申非译.源氏物语与白氏文集M.北京国际文化出版公司,1985. 
  4日紫式部.丰子恺译.源氏物语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4. 
  5日紫式部.丰子恺译.源氏物语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4. 
  6赵国辉.魏晋玄学与日本物哀文学思潮M.吉林日本学论坛,2004. 
  参考文献 
  1法梵·第根.戴望舒译.比较文学论M.北京 商务印书馆,1937. 
  2郑新刚.王朝贵族推崇《白氏文集》现象J.河北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 
  3日丸山清子.申非译.源氏物语与白氏文集M.北京国际文化出版公司,1985. 
  4日紫式部.丰子恺译.源氏物语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4. 
  5赵国辉.魏晋玄学与日本物哀文学思潮M.吉林日本学论坛,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