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哈尼族“昂玛突”祭寨神仪式的现状 
  “昂玛突”对哈尼族人来说是充实、忙碌的。大清早,村中的年轻人在老人的指点下,砍来一些新竹子,在寨门入口处,路的两边立起两棵竹竿,中间横放一个竹竿,上挂一些纸片,分别表示月、十二生肖等象征性祭物,这就是哈尼人在献祭寨神时的立寨门。寨门作为以村寨为中心的人鬼之间界限的重标志,成为人们不可越过的界碑。这个寨门的确立是相对于鬼神而言,并不妨碍人们平时的日常生活,但在村寨举行全民性公祭活动如“昂玛突”的时候,一旦进入正式的祭祀活动期间,就禁止外出,须等活动结束方能离开村寨,否则会给村寨带来不吉,这也是“昂玛突”之前,各家庭主妇必须备好所用的食物,男人们也禁止外出干活的缘故。“昂玛突”祭祀人员有大咪谷一人,小咪谷二人,“艾徒”三人,所有参加祭祀人员均为村民选举,必须是身体五官端正,为人清白、公正,家庭成员健康,儿女齐全,家庭生活顺畅,没有意外之事发生的人员才能入选。主体祭祀人员共六人,一切准备停当,从大咪谷家出发前往寨神林,随行的人员中还有村里各户的男性家长,参加者必须包头或戴帽,女性一律不得参与。大咪谷在前,手抬一小蔑凳,小咪谷肩挎一牛皮鼓,边走边敲,另一小咪谷紧随其后,边走边敲铓锣,意为告知天神地神,哈尼人祭寨神了。三个艾徒排队尾随在咪谷后面,第一个艾徒背着背箩,里面装着一只白公鸡和一只小麻花母鸡及酒、盐巴、辣子、碗、筷等杂物,第二个艾徒背水,第三个艾徒在村民的帮助下拖着一口猪。祭祀地点选在村寨上方密林中的一棵栗树一下,树脚下有一块石板,是建寨子时就放好的,称寨心石。众人到了寨神林后,一些人开始清扫一上年间留下的满地树叶及杂物,另外一些人到林间子找干柴,艾徒及一些年长者则开始用刚砍下的竹子替换去年用在神树外侧的竹子。神树的围栅内,只允许大小咪谷入内,大咪谷扫除树根、石板上的杂物。小咪谷则在一旁清理,在众人的帮助下用白线在神树的周围绕上三至五圈,意为挡住那些不吉利的鬼魂。大咪谷支好篾桌,在上面平铺一块自布,稳固竹祭台,随行的摩批在围栅外,取竹签三根插入上午祭祀时所用的鸡骨头洞眼中观之,倾斜度大、不对称、洞少者为凶,直立、对称、谷是否具有顺意寨神的神力,是否能顺利完成这一重的仪式主持,也必须依靠占卦而洞多者为吉;左腿骨主庄稼财富丰歉,右腿骨人丁增减。整个过程中,严禁大声说话,做事均以眼神、面部表情和手势等肢体语言进行,非得说话时,也须轻声细语。占卦的结果若是可以进行今日的活动,接着便由大咪谷开始在供祭的蔑桌上摆放九只碗,碗里放有茶、米、酒、熟蛋,一切安排好后,大咪谷开始面对神树蹲下,左右摇晃,用悠长的声调轻声唱诵起来,时间大约25分钟。念毕,用背来的清水在两只鸡的头、脚、翅上象征性地清洗一下便在祭桌旁宰杀,拔一撮羽毛插于树根处,拿到围栏外腿毛,大咪谷在众人的帮助下同样用清水象征性地清洗了猪的头、四脚和尾巴后,将其宰杀退毛清洗,剖腹取出肝让摩批卦肝。卦后认为吉,将它与其他砍取的肉一道放于蔑筐中,抬到祭台上祭供一次。余下的猪肉一部分放入锅中与鸡一起煮,待煮熟了再祭献一次,另一部分按村寨户数各分一份。完成以上这些程序之后,大咪谷率众人向阿玛寨神叩三次头,叩一次头起腰,起时两只手随身抬起,手掌朝内,以表示神护佑。叩完三次头起立,众人依次向大咪谷敬酒,敬毕后众人围圈象征性饮洒吃肉,之后将祭祀所川的物品收拾好,背起切砍好的猪肉,沿来时的林间小道下坡返回。当他们进入村寨时,拿着鼓在村中早已等候多时的村民们,开始敲打起来,以示昂玛已请回树林,寨神已迎到寨子。这时村民便开始跳铓鼓舞。舞蹈多由男性表演,先有两人在舞场中间一手提铓,一手拿锤,翩翩起舞,但并不击铓,其他人在圈外,左肩挎铓,右手执锤击鼓,沿着舞圈起舞,动作简洁明快,刚中有柔,浑厚而又潇洒,中间舞铓者,始终在半蹲半跳状态中进行,舞到一定时候,舞铓者将铓在身前和头上绕几次后,碎点敲铓,舞蹈告一段落。此时,另一批人立即接过铓鼓又跳了起来。据说谁跳了铓鼓舞,谁家的粮食就长得颗粒饱满,野兽也不敢来侵害,来年五谷丰登,六畜兴旺。因此凡家里有男人的,都去跳。上至七十多岁的老人,下至十来岁的孩子,根据年龄,自然结成组,老年组跳得比较稳重,青年组跳得比较活跃,动作中有其他舞蹈的借鉴和吸收。两天节日里,铓鼓声不断,围观者不散,铓鼓声声响彻云天,可视为哈尼山寨兴旺发达的一种象征,它教育后代不忘记历史,不忘记祖先的业绩。在“昂玛突”活动的第二天下午,哈尼人的长街宴开始了,首席摆在靠向神林的方向,大咪谷端坐上席,依次是小咪谷和三位艾徒,然后是寨中老人,其余家家户户都摆出自家的桌子,沿进村的中间路道连接直到摆完为止。在村中长老们的带领下,全村男女老幼举杯祝词,祭寨神、村寨人畜顺畅、安康、五谷丰登,众人欢呼“萨―,萨―!”之后,开始。席间摩批和年长的歌手们吟唱哈尼传统古歌,即“哈巴”,将“昂玛突”的来历、民族历史、各种习俗、伦理道德、生产生活一一表述。长街宴在热闹尽兴的气氛中进行着,人们边喝边唱边舞但不允许喝醉,相互祝福问候,感谢寨神保佑与恩赐,一直持续到傍晚才结束,然后收拾各自酒桌回家,“昂玛突”主体活动过程基本结束。 第三天虽为休息,没有统一的全寨性活动,但村民们相互走家串门,节祭的气氛仍然存在于人们的情绪和生活中,邻村的亲朋好友以及远道而来的客人进村入寨并不受立新寨门封寨仪式的影响。 
  二、“昂玛突”促进哈尼文化的传承与发展 
  总的来说,“昂玛突”仪式活动不仅是哈尼族信仰祭奉的一种表现形式,祈求神灵庇护之下人类安康、六畜兴旺、五谷丰收的心理体现,更是哈尼人注重通过人的行为活动来实现所祈盼的种种愿望的过程。“昂玛突”仪式活动之所以能够如此丰富完整地传承下来,并在哈尼人的生活中有如此之大的作用与影响。正是由于“昂玛突”主由村寨男性成员共同组成的严密的组织形式,以及严禁妇女参与核心活动等内部控制的机制。同时,仪式活动具有规范人们行为、信仰、戒律的功能,以保持在祭祀仪式中对神灵的崇敬,在日常生产生活中的有效规约所至。作为重的村寨公祭活动“昂玛突”仪式所展示的综合性文化内涵,是哈尼人传统文化的集合物,是哈尼人传统文化的综合载体,寨神这一神灵涵盖了哈尼族文化的所有内容。在哈尼族自然宗教的信仰下,异彩纷呈的宗教仪式内容、仪式音乐、和仪式舞蹈的行为,不但成为哈尼族的文化符号,使哈尼族有别于其他民族,有自己的独特色彩,从而这其中沉淀的历史文化内涵无疑是哈尼人民族文化精神的传统写照,更具有人类学或文化学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