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民族传统艺术观念在哈尔滨近代建筑艺术发展过程中的渗透与发展,是影响哈尔滨建筑装饰的重因素之一。本文在调查哈尔滨俄罗斯民族传统建筑装饰实例的基础上,通过对建筑装饰形式的比较分析,归纳其艺术造型及装饰题材,也进一步在审美层面阐释了俄罗斯民族传统艺术题材在哈尔滨建筑艺术发展历程中的艺术价值及审美意义。
  关键词哈尔滨近代建筑俄罗斯民族传统建筑装饰现实主义装饰题材
  AbstractThis paper has summarized different decorative themes on the basis of surveys of the Russian national traditional architecture decoration instances of Harbin and through decorative art form comparative analysis on a particular school of art, and then has explained artistic value and aesthetic significance of the Russian national traditional architecture decoration during the history of Harbin architecture development from the aesthetic aspects.
  Key WordsHarbin modern architecture; Russian national tradition, architectural decoration, realism, decorative theme
  
  中图分类号 TU-092.8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
   1898年,随着中东铁路的修筑,哈尔滨开始了大规模、全方位的城市建设和近代建筑活动。这一时期,最早进入这座新兴城市的建筑艺术体系是俄罗斯民族传统建筑。因此,俄罗斯民族传统建筑的装饰题材是哈尔滨近代建筑艺术中独具外来文化特色的装饰现象。主表现在以东正教堂为文化中心,以及俄罗斯民族传统建筑的蓬勃发展。哈尔滨俄罗斯民族传统建筑在装饰上体现出俄罗斯民族传统艺术的发展脉络,也反映特殊历史时期哈尔滨建筑装饰的艺术走向,具有独特的审美价值。
   俄罗斯民族传统建筑的装饰体现了不同历史时期建筑艺术文化和人们审美需求,同时也体现出俄罗斯美学思想的发展脉络。俄罗斯美学思想主徘徊于“生活”与“理念”之间,而“生活”往往是作为“生命”来理解的。哈尔滨俄罗斯民族传统建筑的装饰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这种美学思想,最为直观地表现是汲取自然界中的动物与植物的“生命”状态,以及日常生活的现实主题。如这一时期哈尔滨蓬勃发展的东正教堂以及中东铁路当局建造的供铁路普通职工居住的住宅。这些建筑在屋顶造型、檐部线脚、窗饰以及细部的木工装饰上都浓烈地体现了俄罗斯民族传统艺术的审美倾向,其所采用的帐篷式造型、锯齿状造型、帽檐式造型以及木雕饰形态等都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美即生活”的现实主义美学思想。
  
  一、反映文化与生活需求的屋顶装饰
   俄罗斯民族建筑传统的“洋葱头”穹顶是俄罗斯东正教堂的突出装饰素,也是俄罗斯建筑艺术传统的直观映像。哈尔滨在建城初期,依据俄罗斯建筑师的总体规划,在城市中心区放射状街道汇集点的广场上建造了突出“洋葱头”穹顶造型的东正教堂——圣·尼古拉教堂(图1)。教堂顶部耸立的“洋葱头”穹顶不仅体现出东正教的文化属性,同时也在城市街道景观中凝聚了视觉中心以及统领周边环境的重作用。而在广场一条延续的东大直街尽头建造了另一座东正教堂——圣母安息教堂(图2)。这座教堂顶部采用镂空的鼓座增强了尖塔的高耸感,同时也突显独立的“洋葱头”穹顶的标志性。一座教堂往往耸立多个“洋葱头”穹顶,如俄罗斯基辅索菲亚大教堂屋顶之上耸立着13个洋葱头穹顶,哈尔滨圣伊维尔教堂屋顶上耸立着5个“洋葱头”穹顶。圣伊维尔教堂平面为希腊十字对称布局,正面与两侧有三个不同的入口,主入口正对圣坛。教堂正殿屋面则矗立5个“洋葱头”穹顶,中间由鼓座联接。正殿中央的“洋葱头”大穹顶统率着教堂整体的装饰秩序,在主穹顶四周围绕4个小穹顶从而成视觉中心,也突出表现了集中式构图。在教堂主入口上方也同样饰有一个小“洋葱头”穹顶,突出反映出教堂入口上方鼓座的空间感。
   “洋葱头”穹顶的大小对于塑造东正教堂的艺术形象发挥重作用。如建于1907年的哈尔滨圣索菲亚教堂,教堂平面为东西向希腊十字对称布局,是个深受拜占庭建筑影响的俄罗斯东正教堂,而教堂形象最为突出的是顶部巨大的“洋葱头”穹顶造型。1大4小的“洋葱头”分别位于教堂希腊十字的中心和十字尽端的顶部,各冠以“洋葱头”穹顶,而中心位置巨大的“洋葱头”穹顶成为东正教堂视觉的控制中心。这座教堂顶部巨大的“洋葱头”突出了教堂整体的艺术形象,塑造了极其宏伟壮观的空间轮廓,至今仍是城市景观视线的聚焦点。
   帐篷式屋顶的主功能是便于排放积雪,这也满足了北方居民的日常生活需求。北方地区冬季漫长、积雪较多,平顶容易堆积积雪导致压塌屋顶,所以采用帐篷式屋顶更适宜。这一时期建造的中东铁路职工住宅在城市建筑中占有很大比重,这些建筑有独立型高级住宅、联户型住宅、多层和高层公寓住宅等,但在建筑整体上最为突出的是帐篷式屋顶造型。帐篷式屋顶由于其独特的支撑结构,帐篷式屋顶下方形成的三角形面积也成为建筑立面的装饰重点,强化了建筑整体的标志性。如位于斯大林公园的江畔餐厅和斯大林公园冷饮厅,这两座建筑在入口位置都采用了帐篷式屋顶造型,突出强化了建主入口形象同时也突出体现了俄罗斯民族传统建筑的装饰特色。哈尔滨东正教堂的屋顶装饰就常采用帐篷式屋顶与“洋葱头”式穹顶相结合,形成统一的屋顶装饰单元,强化了俄罗斯传统建筑的装饰艺术形象(图7)。
  二、源于材料特性的建筑檐部装饰
   俄罗斯民族传统建筑普遍采用砖,因而砖饰也是其艺术特色的突出表现形式。砖装饰由于自身体块的优势,易于层叠罗列,形成凹凸感造型丰富了建筑的局部装饰形式。它多样的砌筑方式而塑造了建筑局部装饰线脚的变化。哈尔滨东正教堂普遍采用红砖砌筑。教堂立面装饰也突出表现了砖砌著的艺术形态。
   首先具有突出表现形态的是东正教堂的拱券门饰。如哈尔滨圣索菲亚教堂正立面的主入口以及两侧入口的砖工之精细令人赞叹。教堂入口采用砖砌筑的双圆心的拱券造型,其上部嵌入大小套叠的砖砌拱券构成装饰母题,组成了丰富生动蓬勃向上的总体。
   其次表现在砖构建筑的檐部叠涩的装饰形态。这在东正教堂和同时期俄罗斯民族传统建筑上是比较常见的装饰形态。如早期建造的俄罗斯民族传统建筑的檐部装饰上表现得淋漓尽致。俄罗斯建筑精于砖砌技术,经常采用清水砖墙,用砖切成丰富多变的花饰,无论是东正教堂还是普通民居建筑都可以看到这种高超的技艺。檐口上下凹凸多变,形成巨齿线脚,与出挑很小的挑檐十分和谐。俄罗斯民族传统建筑的墙面没有做过多的装饰处理,在墙体转角部位做装饰处理,以此强调建筑形体造型,同时也很好地勾勒了建筑立面的轮廓。
   最后表现在砖结构教堂墙面砖砌筑的装饰形态。在东正教堂墙面砖饰经常出现砖块砌筑形成的十字符饰,如圣索菲亚教堂墙面装饰上随处可见不同表现方式的十字符饰。十字架是基督教世界最重的象征符号。在耶稣受刑几世纪后流传的十字架象征符号是非常遵守对称和秩序法则的,并且作为一种惯定的宗教文化符号得到世界的认同,从教堂平面形制到教堂局部装饰都表现出十字符号的广泛象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