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聚是制造业较为常见的经济现象。在集聚区域内,对劳动力市场、基础服务设施、信息资源、中间产品与原材料供给市场、品牌等资源的共享,以及研发、学习等行为造成的外部性等,使得企业搜寻成本和交易成本下降,提高生产率。显然,集聚内部的龙头企业作为规模或效益的领先者,其绩效对整个集聚区绩效发挥重的拉动作用,或称存在重的外溢效应。例如,龙头企业凭借较高的生产和管理技术,在成本控制、技术创新等方面对其他企业存在知识溢出,凭借其良好的口碑和品牌效应吸引大量供应商和需求者聚集,使其他企业得以减少搜寻成本和交易成本。而另一方面,龙头企业凭借其市场力量,也会对其他企业造成负的外部性,包括市场挤占、资源垄断等。由此,分析龙头企业对集聚区其他企业的影响,具有较强现实意义。 
  文献回顾 
  自Marshell、Krugman等以来,聚集、外溢效应与经济绩效的研究一直没有中断。产业集聚是指在特定地理区域内相同或彼此密切关联的企业高度集中的现象。产业集聚促进了劳动力市场共享、投入品共享和知识的外溢,引致专业市场的发展,促进公共基础设施的共享,降低生产成本,同时也能够形成区域品牌效应和共享文化,促进技术进步(Puga,2010;Jofre et al.,2011等)。聚集与经济绩效的正向关系得到大量经验研究的支持。路江涌和陶志刚(2007)利用中国1998-2003年制造业行业数据,验证了知识外溢、信息外溢、劳动力市场发育和投入素共享对行业集聚的影响。陈良文等(2008)利用2004年北京市经济普查数据分析说明,集聚程度与劳动生产率呈显著正向相关关系。吴建峰和符育明(2012)则发现马歇尔外部性是推动中国制造业空间聚集的基本因素。 
  由于产业集聚区域内企业间存在异质性,不同企业在区域内的地位不同(贾生华、杨菊萍,2007),个别企业对其余企业的发展存在显著影响,在集聚区域的技术创新、知识扩散等方面扮演着重角色。这类企业为领导企业,亦或是龙头企业。刘友金、罗发友(2005)认为龙头企业的作用主在于技术扩散、发展导向、行业规范,龙头企业主导了集群的演进(朱嘉红、邬爱其,2004)。张益丰、孙治宇(2011)结合Stackelberg垄断竞争模型、Hotelling竞争区位选址模型,通过构建数理分析框架论证了在我国高端产业集聚区产业集聚必然以优势企业为核心。 
  以上关于集聚、外溢效应与经济绩效、龙头企业的研究共识构成了本文研究的基础。但以往的研究主集中于行业层面或者是省、市、区域层面,缺乏对企业层面的研究,而这应是宏观表现的基础。 
  我国是摩托车制造业和出口大国,而珠江三角洲(以下简称“珠三角”)摩托车制造业是其典型组成部分。鉴于其代表性,本文运用2007-2012年珠三角集聚中26家摩托车制造业的面板数据,挖掘其龙头企业,并结合基于规模和效益的分析框架识别其拉动作用。结果表明,龙头企业对集聚具有规模拉动和效益促进两个作用。由此,本文主张集聚内企业需在充分吸收龙头企业外溢效应下实现共同成长。 
  制造业集聚与龙头企业的识别 
  (一)珠三角摩托车制造业集聚概况 
  得益于较高的装备制造业发展水平和良好的对外开放环境,珠三角摩托车制造业集聚具有较强的代表性。基于数据的可得性,本文首先通过生产数量、销售数量、营业收入和利润的集中度和区位熵两个指标来描述珠三角摩托车制造业2007-2012 年的聚集情况。集中度(CR)和区位熵(LQ)的计算公式如下 
  (1) 
  (2) 
  其中,CRX,t为基于指标X的第t年的集中度,它等于珠三角该年度指标XPearl,t除以全国指标XNation,t,显然,集中度描述了珠三角摩托车制造业集聚相对于全国平均水平的集聚程度。LQX,t表示基于指标X的第t年区位熵。其中,XPearl,Large,t为珠三角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指标X的取值,XNation,Large,t 为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指标X的取值。由此,若区位熵大于1,则说明相对于工业企业平均水平而言,珠三角摩托车制造业存在集聚现象。集中度和区位熵越大,聚集水平越高。根据销售数量、生产数量、利润和营业收入几个指标,珠三角摩托车制造业集聚概况如图1和图2所示。由图可知,各个指标的集中度处于0.24到0.42之间,而营业收入和利润的区位熵达到2以上,最高达到4.59,集聚特征显著。因此,本样本具有代表性。 
  (二)龙头企业的识别 
  龙头企业也称为核心企业,一般是指区内实力最强、效益最好,对整个集聚影响最大,辐射力强的企业。关于龙头企业的识别并没有既定的程序,本文从企业的各项指标并结合市场口碑等情况来识别。根据数据的可获得性,以下从生产数量、销售数量、营业收入、利润等指标进行考察。表1为2007、2010、2012三年各项指标排名前5名的企业列表。 
  综合以上四种指标的排名情况,不难看出DCJ的各个指标在整个样本期内保持领先。由此,将DCJ视为龙头企业。 
  龙头企业在集聚中的外溢效应 
  (一)数据来源与样本描述 
  本文所用数据来源于2007年至2012年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编辑出版的《中国汽车工业(摩托车部分)产销快讯》、《广东省统计年鉴》、《中国统计年鉴》等。企业样本涵盖广州、深圳、佛山、东莞、珠海、江门、中山、惠州、清远、汕头10个城市。剔除了在时间序列上存在缺失值的样本,最终选择了26家企业的数据进行分析。其中,对销售数量进行了对数处理,出口比重是出口数量除以销售数量,利润率是利润除以营业收入,以营业收入的增长率代表企业的成长性。样本描述性统计如表2所示。 
  根据目前的文献,本文认为,龙头企业基于以下两种外溢效应促进集聚的成长规模拉动和效益促进。由于龙头企业具有较大的规模、较好的口碑和品牌价值等优势,吸引上下游客户前来开展合作关系,借助于这样的平台,其他企业可以“搭便车”,减少交易和搜寻成本,拉动其他企业的成长。另外,龙头企业人才资源较丰富、创新能力较强,在研发、实现技术进步的过程中,其他企业通过模仿、培训、合作、交流等途径共享其技术进步的成果,实现效益提升。当然,龙头企业也可能凭其对人才和其他资源的垄断导致挤占,造成负向外溢效应。由此,龙头企业凭借其相对领先的优势,将从规模拉动和效益促进两个途径对集聚的整体绩效产生影响,下文对此进行分析。
  (二)龙头企业的规模拉动作用分析 
  文章采用销售数量作为企业规模的衡量指标,基准的回归模型如下 
  ln salen,t=f(ln sale_coret,Zi,t) (3) 
  其中,以除龙头企业外的其他企业销售数量(ln sale)作为被解释变量,以龙头企业的销售数量(ln sale_core)作为解释变量,并加入影响被解释变量的控制变量(Z)进行面板回归,由此分析龙头企业的规模拉动作用。由于企业上一期的销售与收益情况可能对本期产生影响,在回归模型中加入变量的滞后一期(ln sale_1,profit_1)作为控制变量。作为出口型企业,国际市场的变化将可能影响企业的生产和销售,因此加入企业出口比重(export)作为控制变量。同时企业的成长性(gy)是从企业整体方面衡量企业的发展状态,也加入回归方程作为控制变量。回归模型中使用Hausman检验进行固定效应模型还是随机效应模型的选择。回归结果如表3(1)、(2)列所示。为了验证回归结果的稳健性,将解释变量替换为龙头企业销售量的滞后一期(ln sale_core_1),其结果如表3(3)、(4)列所示。 
  由表3可知,不论是ln sale_core的系数还是ln sale_core_1的系数在1%水平上显著为正,说明集聚内各个企业与龙头企业在规模维度上呈同向关系改变。由于龙头企业是其中实力最强、辐射力最大的核心企业,因此可基本判断,龙头企业对集聚具有正向的规模拉动作用。 
  (三)龙头企业的效益促进作用分析 
  为了检验龙头企业的效益促进作用,本文采用利润率(profit)作为企业效益的衡量标准。仍然采用同样的分析框架,基准回归模型如下 
  profitn,t=f(profit_coret,Zi,t) (4) 
  其中,以除龙头企业外的其他企业利润率(profit)作为被解释变量,以龙头企业的利润率(profit_core)作为解释变量,分析龙头企业对集聚的效益促进作用。控制变量(Z)的选取理由与前文一致。为了验证回归结果的稳健性,将解释变量替换为龙头企业效益的滞后一期(ln profit_core_1),其结果如表4所示。 
  由表4可知,龙头企业利润率Profit_Core系数和Profit_Core_1均在10%水平上显著为正,说明集聚内各企业在效益维度上也与龙头企业呈同向关系变化。同样的,由于龙头企业是其中实力最强、辐射力最大的核心企业,因此可基本判断,龙头企业对集聚具有正向的效益促进作用。 
  结论与政策建议 
  外溢效应是集聚中的常见现象,作为规模和效益的领先者,龙头企业的发展影响着集聚的整体绩效。基于此,结合实证结果,为了珠三角摩托车行业更好的发展,本文提出以下政策建议 
  首先是加大产品的技术创新,增强政府的财政扶持力度。技术创新的力度决定了行业的发展速度,同时政府的财政扶持也是企业创新的动力。但是,财政扶持资金是有限的,如何利用其达到创新产出的最大化,是政府在选择扶持企业相关项目时需仔细斟酌的问题。由前文的数据分析可知,珠三角摩托车行业中的龙头企业DCJ无论是规模还是效益上在区域内都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是行业发展的领导者,是行业发展的引擎。最有能力、最有资金进行研发,为了行业的龙头地位,也最有动力和压力进行自主研发创新。而行业中其余企业规模较小、效益较差,如何在激烈竞争的环境中求生存是他们的首问题,面对较高的R&D投入与创新风险,通常保持极为谨慎的态度,即使存在财政政策的扶持。因此显然,政府应重点支持龙头企业的科技创新,通过龙头企业的带动作用与外溢效应推动整个集聚区域内企业的成长。 
  其次是行业知识共享服务平台的搭建。知识服务信息共享平台作为整个区域的高端服务型平台,其作用主有三点充分发挥领先企业的正向外部性,其他企业需在充分吸收龙头企业外溢效应下实现共同成长;通过对企业知识创新的中间产品和最终产品提供一个相互交流合作的平台,减少企业的学习成本以及对相同技术的重复研发,促进知识产品的再创造,推动聚集企业整体绩效的提升;通过企业对彼此创新方向和创新程度的了解,迅速建立创新网络联系,共享成果,共担风险,提升企业的创新意愿,进而促进整个区域创新水平的提高。同时,政府应在知识服务信息共享与知识产权保护之间进行比较,以防由于知识产品的共享导致更多的抄袭模仿等“搭便车”行为,损害集群整体创新水平。应采取更多的鼓励或补贴措施,对知识外溢企业进行利益补偿,保护其创新动力。 
  最后是扩大销路,拓展农村市场,增加企业出口。摩托车行业在我国经过30多年的高速发展,市场已基本处于饱和状态,再加上摩托车的安全性和污染等一些原因,“禁摩令”在国内很多大中城市逐步实施,这都使整个摩托车行业陷入了销售困境。但是在边远农村地区,摩托车仍然是最重的出行工具,具有不可替代性。瞄准农村市场,设计符合农村需求的产品,增强销售力度,增加农村地区摩托车服务网点的建设,这些都有利于摆脱企业面临的销售困境。另一方面,从实证结论可以看出,摩托车出口虽然对企业效益的影响不显著,但能正向促进企业销售规模的扩张。因此,利用国别差异,积极出口,既可以避开国内激烈的竞争环境又可以获得丰厚利润。同时,考虑到欧美等发达国家对摩托车产品的选择偏好,企业应调整出口战略,更多的向欧美国家出口中高端、大排量、附加值高的摩托车产品。逐步改变企业的低成本出口战略,降低对单一市场的依赖,实现出口产品多元化战略。